楼市观察

赌局解密:徐滇庆牛刀抬杠 专家滥用话语权?
金港房产网  发布时间:2009-02-24  来源:

  豪赌房价——专家滥用话语权?

 

 

  2007年7月11日,徐滇庆出席深圳某论坛时预言深圳房价一直看涨,并表示如果房价下跌,可以登广告道歉。

 

 

  2007年7月19日,中国房地产行业独立评论家牛刀写博反驳房价上涨;

 

 

  2007年7月30日,徐滇庆接受《中国房地产报》采访;接着,牛刀再次发表博客,设立“赌局”。

 

 

  今年6月以来,道歉事件引起人们极大关注,徐滇庆几经转变终于在指定报纸上登出了道歉信,却比打赌时间提前三天,并坚称道歉并不代表自己输了。

 

 

  徐滇庆终于道歉了。这起头号房产“八卦”事件却远未落幕。深圳律师金焰开出更高“赌价”——如果年底深圳房价出现暴涨,金焰愿承担100万元违约金。

 

 

  舆论的质疑声远未平静。当媒体在追问徐怎么一夜之间就转变态度时,一个更值得追问的深层话题跃然而出——

 

 

  几年前,清华教授魏杰称“房产不崩盘就跳楼”;2005年易宪容称京沪房价会暴跌……

 

 

  当对公众抉择产生重大影响的专家们不容置疑地断言房价走势时,当普通购房者听信了某些专家,却排错市场的队伍时,这些专家是否滥用了“话语权”?还是公众应有自己的判断力?记者就此追访了徐滇庆、牛刀、易宪容等人。

 

 

  记者还获悉,一直被称为“北大教授”的徐滇庆原来竟是个“老外”,他是加拿大籍,是加拿大某大学的终身教授。这意味着,徐滇庆与牛刀的房价赌局竟是一场跨国赌局。

#p#1#e#

 

  专家是否滥用“话语权”?

 

 

  近几年来,某些专家面对事关公众利益的重大话题,屡屡敢以“若我错,便如何如何”的强硬姿态下断言,而后果却常常是他们真的错了。当这些观点令公众利益受损时,该为此“买单”的是知识分子的责任感还是公众自己的判断力?

 

 

  牛刀:

 

 

  脱离市场的言论是瞎讲

 

 

  “去年7月份,正值深圳房价达到顶峰,很多想买房的人都不敢买,选择静观其变。月初,徐滇庆说深圳房价两万块钱一点也不贵,深圳房价会向香港看齐;7月底,任志强说深圳房价还会大涨20年,还有其他的一些专家也纷纷跟着预测,这么一来,停止买房的人又重新投入,但是房价却开始了一路下跌。”

 

 

  牛刀认为,这些言论都是为炒房者服务的,根本没有从民众的角度出发。包括任志强的中国房价还要大涨20年,徐滇庆的今年夏天房价会暴涨,这种预测性的、根本没有理论和数据基础的说法,借助大众传媒,利用自己专家的身份进行传播,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提到和徐滇庆的“赌局”,牛刀说:“知识分子应该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任,我为什么要跟他赌,就是想让他对自己的话负责任。作为业内的权威人士,在大众场合说出一些毫无根据的话,公众是听你的还是不听你的?要认真负责,就要对市场有最基本的了解,脱离市场的言论完全就是瞎讲!”

 

 

  此前,放出狠话预测房价的远不止徐滇庆一个人。

 

 

  2001年,清华大学教授魏杰提出了地产寒冬论,指出地产泡沫的存在,并说中国房地产马上就要雪崩。他后来甚至说:“如果楼市不崩盘,我就去跳楼。”然时过四年,中国地产形势一片大好,丝毫看不出要崩盘的迹象,而魏教授也依然生龙活虎地奔波于各讲座。

 

 

  对于徐滇庆、魏杰放出狠话后不同的后果,牛刀的看法是:“魏杰讲那个话的时候,中国的网络没有那么发达,说过也就说过了,没有太多人关注,但是徐滇庆的论调一出来,我就批驳过他,之后他才发表言论,形成了这个赌局。之后我们在很多场合碰到一块,大家都很重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两个人言论的影响力是不同的。”

 

 

  易宪容:

 

 

  谁误导公众了?

 

 

  与牛刀认为专家应“嘴上留把门”的观点不同,从2003年来就坚持房价必然暴跌观点的易宪容,则把公众利益受损的账完全归罪于公众自己缺乏判断力。

 

 

  社科院经济学家易宪容坚持房价会跌的言论曾在2005年一度达到高峰。2005年6月5日,易宪容在自己的博客发表了文章《“房地产新政”会走向哪里》。文中说道:“上海及长江三角洲不少地方,房价曾大涨过,大跌也是必然。像上海,房价应该下跌50%,北京房价也应该下降30%。”然而,事实是上海和北京的房价非但没跌,而且屡创新高。

 

 

  记者给易宪容打去电话,当问到专家言论是否会对公众造成误导时,易宪容立刻就激动起来:“谁误导公众了?不能说是知识分子误导了他们!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言论不是政策,公众应该具备判断对错的能力。如果觉得某个专家的言论不合理可以不予理睬,主动权在每一个人自己手中。”

 

 

  “为什么要相信专家的言论呢,为什么要相信他所谓的影响力?”易宪容反问起记者。“现在有很多人偷懒,不爱自己判断和思考,总是依附在别人的思想之上,失掉了自己的判断力。”

#p#2#e# 

  徐滇庆早已入加拿大籍

 

 

  徐滇庆和牛刀的“豪赌”早就传得沸沸扬扬,当记者在北大等候两天,终于“逮”到徐滇庆时,徐却语出惊人:我从来没打赌过。

 

 

  其实,是否赌局、谁输谁赢本无关深圳房价走向,可当去年徐滇庆如此“嘴硬”房价必涨之时,以经济学家的身份,他的言论带来的公众效应是什么?恐怕不仅仅是口水官司升级为娱乐新闻,而是确有人深受其害。律师金焰称自己就因为听信徐的话,未在去年深圳房价最高峰时出售手中的房子。

 

 

  律师设下百万赌局

 

 

  徐滇庆“豪赌”风波最新的“戏剧性”进展是:又有一名律师设下百万赌局。

 

 

  7月8日《南方都市报》深圳新闻的A49版,出现了小全版的《徐滇庆道歉》广告。

 

 

  尽管徐滇庆终于道歉了,可对这封道歉信不满的大有人在。

 

 

  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金焰就是其中一个。7月8日一看到徐的道歉广告后,金焰立刻提出异议:徐滇庆可以提前刊登广告,但应按照赌约刊登整版的、真诚的道歉广告。鉴于徐滇庆还担心下半年中国房市再度出现暴涨,他愿意与徐滇庆书面签署一份合同,约定如果2008年7月11日至12月31日的深圳房价出现暴涨,金焰应在到期的3日内在媒体上刊登整版广告道歉,明确承认自己的言论错误,否则将由徐滇庆进行道歉。如果任何一方违反上述约定,则承担人民币100万的违约金。

 

 

  记者拨通金焰的电话时,他正在外地。令人意外的,原来律师金焰竟是徐滇庆房价必涨理论的“受害者”。

 

 

  “当时,徐滇庆的说法特别肯定,我就相信了。本来,去年八九月份的时候,那时候深圳房价在最高点,我手里有套房子,本来打算那时候卖了。可一听徐滇庆这么说,我就想着先放放吧。”

 

 

  这一放,金焰失去了出售自家房子的最佳时机。

 

 

  徐滇庆:“我没打赌”

 

 

  “我没打赌!”这是徐滇庆告诉记者的第一句话。“错就错在我多说了一句话。”徐滇庆所说的一句话是指他在去年7月初应《南方都市报》之邀,参加中国移动深圳全球通俱乐部的论坛时,在演讲中预测深圳的房价会涨,“如果明年深圳房价不升,我给你们道歉好不好”。  “那时候牛刀这些人还都没有出现,连对象都没有,何来打赌呢?”徐滇庆一脸无奈地说。

 

 

  在记者对牛刀的电话采访中,却听到了这样的说法:“徐滇庆在去年7月初的演讲中发表了两个观点,第一个观点是,深圳的房价两万块钱一点也不贵;第二个是深圳的房价要向香港看齐。消息播出后,我就写了一篇博客《徐滇庆,最后一名经济学家的末路裸奔》,批驳了他的这两个观点。徐滇庆在去年7月30日接受《中国房地产报》采访时说‘房价还要大涨,如果一年以后房价没跌,你怎么样’?他主要是针对我的那篇博客,所以我又写了一篇,回应他的意思,要跟他打赌。”

 

 

  牛刀:徐先开口“你输定”

 

 

  去年7月至今,徐滇庆和牛刀作为这场“赌局”的双方碰过几次面。

 

 

  今年1月的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中,两人曾经交过锋。“我之前根本不认识牛刀,但是这件事被炒起来之后,我主动过去跟他握手,告诉他说‘牛刀你输定了’。”徐滇庆告诉记者。

 

 

  牛刀这样描述这次会面,“当时徐滇庆告诉我说我会输,但是当时深圳的房价较7月份已经降了近30%。我觉得他根本就不了解也没关注深圳市场。鉴于当时周围人比较多,我也就没反驳他。”

 

 

  第二次是在中央电视台共同录制节目。“徐滇庆又问我深圳的房价涨了吧?我当时觉得很奇怪,明明是一直在降啊!”

 

 

  对比两人提供给记者的数据,牛刀提供了深圳市国土资源与房地产管理局的统计结果,去年七月深圳房价为13690元/平米,而今年五月的均价为11041元/平米;而徐滇庆则在强调按照国家统计局数据,直到今年7月8日同比深圳的房价是102.5%,这个数据显示深圳房价确实是涨了。

 

 

  两千字仅一两句提到道歉

 

 

  早在7月1日,徐滇庆就通过媒体发表了一篇长达两千字的道歉信,信中仅有一两句话提到了道歉,之后就是很长的解释。

 

 

  7月8日刊登在《南方都市报》上的广告和道歉信大体相同,只是在原来基础上提醒大家警惕可能发生的金融危机。

 

 

  徐滇庆为自己在公众场合的一句话付出了36900元的代价。他拿出《南方都市报》的收据、草稿以及各版的价格表对记者说:“我自己跟该报社取得联系,让他们把各版的价格表发给我,选定之后就直接把钱汇过去了,完全是自己掏钱的。”

 

 

  徐是加拿大教授

 

 

  采访过程中,徐滇庆接到签证处的电话,放下之后告诉记者:“我太太的签证到期了,正在续签。”据悉,徐滇庆移民加拿大已经有20多年,“我早就是加拿大国籍了,在北大只是兼职教授。工资都是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发的,在这里我相当于志愿者。”

 

 

  有资料显示,徐滇庆在北京和深圳都没有房产,一家人早已定居加拿大。而他在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享受终身教授待遇,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却只是兼职教授。

#p#3#e#

发表评论 (理智评论文明上网,拒绝恶意谩骂)

最新留言

更多
    暂时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