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八卦

疯狂赌徒69套房归零 从亿万富豪降至深圳民工
金港房产网  发布时间:2009-02-24  来源:

第一次和李金东见面,是在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南路的一家面馆里。本来记者想请他吃饭的,但他过惯了给别人买单的生活,更不愿意女孩子请他。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请你去咖啡厅喝咖啡。”李金东对记者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的疲惫。眯着的眼睛看起来似乎睡眠不足,蜡黄的脸上透着些许疲惫,灰白色衬衣和有些皱褶的裤子,俨然像个民工。就在不久前,他还是一个有着亿万资产的炒房客。

2006年到2007年6月,在深圳房价节节攀升的汹涌浪潮中,他们在房子来回倒卖中与房价一起疯狂,成为房价上涨的幕后主力推手之一。而今,浪潮退去,从去年10月份以来,深圳房价整体下跌超过30%,多数炒房客也成为裸泳者。

李金东就是其中一个被深套而猝死的典型,如今他成了住每月300元农民房的清贫一族。

零首付诱惑

2003年初,机械制图师李金东有了40万的积蓄。这时候他注意到深圳买房子都是零首付,不用花钱就可住新房,而且月供比租金还低。

“想买多少套都行,银行怕的是你不贷,因为深圳人就是想着创业,很少有人关注楼市。”李金东记得那时深圳关内的房价只有5000元到6000元一平方米,好的地段也不过8000元。

利用手里的闲钱,李金东2003年开始进入了楼市,抱着尝试的心态只买了两套,一套自住,一套出租。

买房赚租金初尝甜头,但李金东投资重心还是在实业领域,2004年初,李金东与他的4个同学合伙开了一家五金制品厂,他们发现租金和买房月供差不多,于是几个人一次性就买了十几套,用做写字楼、宿舍和仓库。

#p#1#e#

当然,这十多套房子仍然全是零首付贷款。李金东美滋滋地告诉记者:“银行求着你贷,贷了请你吃饭。”为了招徕个贷业务,一些银行甚至将价值50万的房子评估到60万-70万。

就在李金东他们埋头做实业的时候,全国房价上涨之风蔓延开来,先是上海、北京,到2004年底,深圳房价也开始异动。

2005年初,炒作之风开始盛行,先是开发商提价,紧跟着房产中介也活跃起来,为了找到更多的客户,中介们花钱从开发商售楼处买来业主资料,100元一份,然后一个个地给业主打电话,愿者上钩,业内戏称为“海选”。

“这些中介天天给我们打电话,说房子又涨了多少,一转手立马可以赚好多,于是我们这才开始关注。”李金东发现,一两年前买的房子转手少则赚几万,多则赚十几万,这钱比做实业好赚多了,不累而且还赚钱快。于是他们就把那些办厂的写字楼、宿舍全卖了,赚了近200万,而做实业一年也赚不到50万。

中介的推波助澜,和充足的贷款资金,越来越多的李金东们开始涌现出来,而李金东则成了一个全职的炒房客。

#p#2#e#

赌徒式疯狂

到2005年中期,为了打击炒作之风,深圳市国土局出台了对二手房征收营业税的新政,即在5年内出售的需征收5%的营业税。这一调控信号吓退了一些人,李金东则认为这是买房的好时机,他作出大胆买进的决定。

“如果不调控,就不会有机会。” 5个人拿出全部的自有资金约三四百万,买了近100套,到2005年底抛出去,差不多赚了一倍。

除了月供要用现金保证,李金东说那时贷款还和以前一样容易,1万块就可以买一套房。

2006年5月,新一轮房地产调控开始,但这次他们几个合伙人因意见不一而分道扬镳。因为有充足的现金,李金东留着20套房子没动,在收取租金中耐心等待。

因为调控连续3个月房价微弱下降,这时候李金东一位手里有20多套房子的朋友已付不起月供,他便以协议价格全盘吃下。按照协议,这些房产证的名字不变,李金东只是替他还银行贷款,但只要房价上涨,李金东每个月就得付给这位朋友一些好处费。


#p#3#e#

2006年9月,手里握有50多套房子的李金东登上了炒房生涯的巅峰。以协议价购进的这些房,让李金东赚了不少银两。李金东过上了贵族般的风光生活,手上随时都有上百万的现金可潇洒,每天去哪都有人开车接送,吃饭是天天进馆子过小年。

房价的节节攀升也让李金东完全变成了一个赌徒,他完全忘记了风险与知足。

2007年5月,因为担心调控,李金东出手卖了20多套,只剩下30套,但6月份没有调控出台。当时深圳正在炒作西部通道,李金东又大举买进,在南山区买了七八套,还有宝安区的宝中、西乡、龙华都有,加上之前买的,共有60多套。

2006年6月,李金东在宝安区龙华金地梅龙镇买下了一套103平方米的房子,买入价是7100元/平方米,从银行贷款56万,月供3000多。到2007年4月,这套房已经涨到110万,李金东没有出手,其实最初李金东的心理价位也就在100万左右,但因为贪心不足,把价位提高到了150万,6月份有人出130万李金东还是死守着没卖。到10月还有人出120万,李金东就是舍不得卖。

2007年8月份开始,伴随着银根紧缩等全面调控,深圳楼市成交量迅速萎缩,房价也开始走低。

到了2007年底,开始有一些人撑不住,供不起楼了。李金东以为降到了底,于是2007年12月和2008年1月又接手了近20套。

#p#4#e#

69套房归零

没想到这一次抄底抄到半山腰。此后深圳房价一路下行,目前整体降幅已超过30%。
而李金东手中的楼盘连续降价都卖不出去。其中位于南山蛇口半岛城邦楼盘就有一套典型的亏损楼,这套121平方米的房子,是2007年12月用310万买进的,李金东花了2000块好处费借用别人的身份证从银行贷款236万,从2008年4月份过户后开始还贷,每月贷款近2万元。李金东以为5月以后应该能卖到360万至400万,但放盘后一路从320万连续降到300万、280万都无人问津,最后降至250万也卖不出去。

面对各大银行每个月30多万的还贷压力,李金东想尽了各种挽救的办法。房子出租吧,租金远远抵不上月供。

李金东也学过一些炒房朋友,拿信用卡套现融资来还贷,他说一张信用卡最多可贷到10万,很多炒家手上大都有十多张信用卡。就在记者和李金东聊天的时候,他收到了一条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发来的短信,通知他的信用卡上已欠3872元,7月10日为还款日期。但巨额的月供,信用卡还贷难以支撑太久。

一些炒家用左手倒右手的方式在自救,就是将房子卖给亲戚或朋友,再出点钱贿赂一下中介和银行,一套100万的房子最后可能评估成200万,炒家再拿着这200万去还其他房子的贷款,又可以撑一段时间,但李金东担心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方式会越走越远踏上不归路。

#p#5#e#

昔日和李金东一起看房炒房的炒房团朋友,都在自扫门前雪想着自救,即使手里有充足的资金,也不会拿出来给李金东,因为谁也预料不到这场持久战还要打多久。

今年1月以后,李金东的炒房团朋友一直都劝他撑着,房价很快到底不用怕,而后来都劝他把房子协议卖掉,按市场价计算李金东那一个多亿的房子,全卖了要亏去5000万,但他们给他算的账似乎让李金东更没有信心:假如他的资产是两个亿,一个月跌20%,那就是跌4000万,加上银行利息和交易成本,一个亿一个月就可能亏3000万。

万般无奈之下,李金东只好把他的69套房子全部协议转让给以前的炒房团朋友,协议价格就是帮他还剩下的银行贷款。

“以前的那个李金东已经死了,我现在只是一个民工,一个住农民房的民工,一个卖音响的民工。”李金东连说了几个民工来唤醒自己。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金东为化名。)

#p#6#e#

发表评论 (理智评论文明上网,拒绝恶意谩骂)

最新留言

更多
    暂时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