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观察

徐滇庆的道歉信应该这样写
金港房产网  发布时间:2009-02-24  来源:

  [辣姜按语] 鉴于距7月11日“赌局门事件”最后的“开刀问斩”期限还有10天的时间,正如牛刀先生所言:时辰未到,胜负难料,也在徐教授正在海南博螯论坛上慷慨激昂振振有辞放言“放牛刀一马,且决不道歉”之际,徐教授猛出奇招,洋洋2000余字,向深圳市民道歉和辩解,顿时业界内阵脚大乱,就连牛刀想必也措手不及,三天前还那般豪迈铿锵的徐教授,此时果真能躬身了?《道歉书》一发,印无数网站讨论活跃,令无数网民怒目愤青。

  我通览了一下徐教授苦心经营两年多的博客,本次一篇《道歉书》的访问量,已经远远超过之前40篇的访问量总和,实在让人瞠目结舌,笔者归纳跟帖发言者有以下几种:一是观点迥异,论理辩非;二是置业套牢,口诛泄愤;三是见义勇为,揭竿而起;四是谨慎理解,理智面对;或许还有其他种类的回帖无以列举,我想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感谢徐教授为沉闷的中国楼市注入了一记兴奋剂,使本来死寂的楼市和话题平淡的网络增加了一些“猛料”和“网络谈资”,让我们去辩论、去思考、甚至引以为戒;另外还有个特别强烈的感受就是,曾经自持才高八斗数理超群的徐教授,一夜之间成为众矢之的,大有“过街老鼠”之窘迫,其实,存在就是合理的,网民如此强烈的反应也是有道理的,不能说牛刀的“粉丝团”众多而导致徐教授的“寡不敌众全军覆灭”,也不能说牛刀武功盖世致使对方“溃不成军抱头鼠窜”,而是徐老先生曾经惯用的打法(有理有据丝丝入扣)不适合用于道歉、检讨等文本内容当中,作为教授也应该知道:“作文跑题没有分”的道理吧,以“检讨开头,以论文居中,以散文结尾”,网民当然不答应了,所以,为了挽回徐教授曾为人师表的园丁形象和愿负荆请罪的强烈愿望,我建议该“检讨和道歉书”应该这样写:

  尊敬的被楼市套牢的深圳市民,

  那些因我误导而跳楼自杀的无辜,

  全国受我流毒影响的学术界朋友,

  牛刀老师,

  我的北大学生,

  全国关注“赌局门事件”的所有人,

  你们好:

  我输了,我败了,我昏了,我错了!在此我叩读我的检讨书了。

  一、我不该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在深圳某媒体的采访中,咬碎钢牙撑破苦胆地武断放言:“深圳的房价将会大涨,我有200%的把握能赢”,跟牛刀老师发下毒誓立下赌状,更不应该把古今中外的经济学数据罗列出来,而不结合深圳乃至全国房地产市场的实际,盲目地去帮开发商和其他利益集团,唬那些善良且拥戴过我“为人师表”的庶民百姓,我的“不靠谱理论”导致这些无辜的人将一辈子的心血,被高度泡沫下的楼市紧紧套牢,甚至举债。

  二、作为北大客座教授,一介学者,应该秉持自己的行为操守和职业道德,谦卑为本,善学为怀,在理论研究之余,深入市场虚心走访学习,把第一线的实践者尊为师者,洗耳躬听虚心请教,以实践的标准和客观的市场实际来完善健全自己所从事的理论研究,决不应该沾染赌博叫板之恶习和陋习。

  三、如果当时我能理智聪明,如果当时我能把握局里局外的分寸,如果当时我能更加谦卑一步,如果当时我去的是正在建设中的小村镇,如果当时我把赌局期限设定为100年,或许现在的情况就不能像这样的被动和令人尴尬,100年的期限,既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又赌起来在胜率方面比较靠谱,不信牛刀还敢跟我赌?我应该牢记这是经验,更是教训啊。

  四、我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一员,应该严格坚持“三个代表”的精神要求,去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言行一致地帮助国家去关切民生关心民意,义无返顾地宣传构建和谐社会的伟大宗旨,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而非赌人民之所赌。

  五、我生性好赌,凡事愿意较真,这种性格与生俱来,可我后悔了确实不应该跟那个锐客剑侠的牛刀比拼啊,当时曾有人告戒过我说:牛刀可不是好惹的主儿,可我偏偏没理那个茬儿,一腔热血一意孤行,我当时想:他不写书不教学生,只是个媒体人,在我这样一个大学者面前会闻名败阵,跪地叩拜拱手求饶,可不曾想这个“犟牛”还真有点“筋头巴脑”难以下咽,俗话说骑虎难下,今天我知道了,骑“牛”也难下啊,所以在我今后的赌局中,我会牢记柿子应该找个软的捏,坚决不能去“捏牛”,更不能去“玩刀”,用时髦话讲,就是PK也要等到过了“海选”之后。

  六、我将向那些在过去的一年里,被楼市套牢和因为买楼而跳楼的人肃然默哀,这都因我的错误判断和倔强理论,导致无辜生命的逝去和别人家庭的残缺,这不应该是因我这样的人大代表和北大教授的“谬论效应”,更不应该以不诚恳的态度去敷衍那些举债套牢几乎崩溃的生不如死的人们。

  七、海南的博螯论坛是个学术圣殿,那天我不应该在全大楼都突然停电的情况下,唯我来电,去接受某媒体的视频采访,我当时还在期待在未来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楼市会出现“井喷”奇迹,渴望我与牛刀的赌局能够峰回路转扭阴飘红,所以面对镜头大放厥词:“放牛一马,留他一刀,死不改悔,决不道歉”,可我又一次失算了,全国亿万高度关注赌局的网民,决不是傻子,单单靠我“绕口令”般的辩解,是难以脱壳的,道歉就是道歉,辩驳就是辩驳,决不能撒尿擤鼻涕,两头都捏着,这样做容易两头都耽误了,结果只能像现在这样,裤裆湿了。

  八、这场赌局以我“完败”而告终,以我深刻检讨和道歉而终结,书中言:知耻而后勇,所以在今后的日子,我将与孟晓苏、赵晓、董藩之流的“挺涨派”彻底划清界限,决不结党媾合,同时也虚心向牛刀、时寒冰、曹建海、贺承军、辣姜等人学习,了解市场现状,抚慰百姓疾苦,不抛言,不放言;

  九、这场风波过后,我将返回北京,在闭门思过痛改前非的同时,悬梁刺股日夜兼程地研究“美国次级债是怎样把百姓脑袋整大”?以及“中国CPI是怎样把地方官员思维整怕”等空中高难度课题,觉得不靠谱就继续钻研,靠谱了再拿出来说,再也不干那种“放屁用手抓”的离谱的事了。

  十、这样的道歉见报过后,我想我的内心会释然很多,休息几天后我将独自奔赴四川灾区,在做个家园重建的志愿者的同时,仔细地“算算天上的雨量,猜猜堰塞湖的存水”,说不定“堰塞湖理论”以后“次回合”见了牛刀等人还能用得上。

  十一、我能理解也很敬佩牛刀先生是在深入了解深圳虚高楼市的前提下,为民请愿为事实挺身的胆识和义举,现在想起当初的赌约来,牛刀先生要远比我人在北京,却用着美国的“次级债理论”,固执地说着深圳的楼市要翔实得多胜算得多,所以,实践者和亲历者是令人尊重的。

  十二、下周五,也就是7月11日,我将会毫不犹豫地在深圳的《南方都市报》上以整版方式刊发道歉书,按彩版刊例20万的报社规定价格执行,广告费我会预先支付,谢绝一切打折好意。

  十三、回到北京,我将第一时间联系CCTV2《对话》节目制片人,恳请给我一次再次上央视上镜说话的机会,这回我将一改往日的“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的大腕派头,以虔诚的态度和躬身的造型儿,向所有房奴和网民道歉悔过,肝胆涂地地接受来自各界的批评。

  十四、即日起,我将我的“徐滇庆”博客改名“徐涨涨”,下一步我将跟我的昔日北大校友“范跑跑”结为盟友,告别地产是非,携手转战娱乐圈,去制造其他领域的绯闻噱头;

  十五、我将彻底退出地产江湖,九牛不回,九牛不悔。

  此致

  一个诚恳的道歉人:徐滇庆

  2008年7月3日凌晨北京家中

  (徐教授,我敢跟你再打个赌:如果你的道歉书像我这样诚恳地写,谴责或许会少点,接纳你或许回多很多)

发表评论 (理智评论文明上网,拒绝恶意谩骂)

最新留言

更多
    暂时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