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观察

租赁式公寓能否跻身“公租房”?
金港房产网  发布时间:2011-09-01  来源:

每天外出上班,李博文将两张卡带在身边。

“一张是公寓的门禁卡,一张是我家的钥匙卡。”说话间,他拿出门禁卡放在公寓大门上的感应区,“嘟”的一声,随即拉门走了进去。

李博文说的“家”,是杨浦区杭州路上的“家连家白领公寓”。这个由老厂房改建而成的租赁公寓,完全由社会资本投入、运作及管理,主要面向李博文这样的外来务工人员。

曾经,初来乍到的他还不太适应这种现代公寓的管理模式。而半年后,李博文对“新家”的环境早已了然在心。

对于正在大力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的杨浦区而言,“家连家”模式的出现,为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共租赁房建设提供了一条可行之路。目前,杨浦房管部门正帮助“家连家”进一步规范管理标准,推荐其列入公租房的审核认定范围。

【住户感受】“有了自己的空间”

2008年,李博文离开安徽老家来上海打工。起先住在长宁,“和几个工友合租,住在一般的居民房里。”因他的一位亲戚住在“家连家”公寓,想着可以互相照应,便搬了过来。

记者随李博文走进他的新居,这是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单人间,一张床和一个电视柜,房间就差不多满了。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线电视、上网宽带、空调和风扇,还有一个1平方米左右、带热水器的独立卫生间。床头上方的墙面安装了一个小柜子,可以放生活用品。电视可以向物业租,需付50元押金;宽带一次性交付50元则可一直使用。风扇则免费提供。

据物业介绍,五层的“家连家白领公寓”大多是9—13平方米的房型,设施与装饰都差不多,租金从600多元到1500多元不等。李博文的房算是中档条件,有窗,朝东,月租金880元。

“大小和以前住的差不多,但这边是独立卫生间。”相对于多人共处一室,李博文更向往拥有个人的“小世界”,对现在的“家”,他是满意的。

罗小姐住在李博文的斜对面,房间有13平方米,瓷砖地上铺了一层海绵拼板。来自广东的她此前没有租房的经历,从网上看到“家连家”的广告就来了,“住了几个月,觉得挺好的,就是有点贵。”

她所说的贵,不是单指租金,而是水电费贵。她告诉记者,最近一两个月来,她平均每月的水电费有近200元。

“确实贵了些。”“家连家”管理方经理杨侠说,老厂房改成公寓,但是用电用水依然是按照工业用电、工业用水计价,比民用水电贵了近一倍。物业公司接洽过供电、水务部门,目前还没能解决。楼层管理员华赵汉说,不少人看了房很满意,想租,但一听说水电费贵,就吓跑了。

【物业管理】公共安全无死角

“家连家白领公寓”有房间338间,虽然外来人员流动性强,但出租率一直在90%左右。

5层楼的公寓,每层有厨房可租给房客使用。3楼有洗衣房,4楼有露天晒衣阳台。每个过道都有一个大垃圾筒。楼道每天有清洁工清扫,“我们这里,不收一分物业费。”华赵汉说。

记者看到,每个过道都有消防器材和电子监控头,较长的过道还会安装一前一后两个摄像头。“整栋楼共有64只摄像头,保证公共部位无死角。”保安张师傅指着底楼保安间三台实时动态显示的电脑说,“看,楼里一有什么情况,我们马上就知道了。”楼里3名保安,每天三班倒,每两个小时上楼巡逻一次。只身一人来上海闯荡的罗小姐说,她留在“家连家”,也是看重这里挺安全。

据张师傅介绍,租户大多是单身年轻人,每天都早出晚归,直到凌晨进出的人也还不少。他说,有能力在这边租房的人,收入不会太低,素质都还不错,几年来虽然邻里间偶有小摩擦,没发生过什么大事,“一个月房租差不多要1000元,那他起码收入在3000多元吧?”

“楼里现有几百人,安全问题不容小觑。”杨侠说。离开了“家连家”公寓的人,很多又会回来,觉得还是这边更加放心,更有安全感。

在“家连家”之后,上海其他一些社区也相继出现了类似模式租赁公寓。竞争日益激烈,租户往往会货比三家,既要管理服务好,又要价廉。“家连家”作为业内的先行者,积累了不错的口碑,不过有意思的是,它的竞争者却是周边地区的居民住宅。

就在“家连家”附近,可以看到,许多老式居民住宅经过违章改建,“摇身一变”成了出租房,“条件不比我们这边好,但是更加便宜,因为水电费,也因为他们不交税。”杨侠颇为无奈。

【前景展望】把“杂牌军”纳入“正规军”

在杨浦区,像“家连家”这样通过民间资本参与、由老厂房改建的租赁房公寓,约有20多家共2700多套。在杨浦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副局长吴岩看来,这些公寓只要加以规范、引导,可以弥补公租房的需求缺口。

根据区房管部门调查,目前杨浦区内青年职工对公共租赁房的需求为7000多套,外来引进人才及进城务工人员的需求为9000多套。“十二五”期间,杨浦区计划每年新增1000套公共租赁房,5年完成5000套,同步进行的单位租赁房也将在5年内新建5000套。“要满足需求,还有近7000套缺口,如果能够充分利用社会资源筹措一部分,将更好地推进公共租赁房建设。”吴岩说。

吴岩特别提到,这些由老厂房改建而成的“准公租房”主要面向外来务工人员、企业灰领及暂时性居住困难人群。为此,杨浦区正在制定“俱欢颜”住房保障计划,把这些“准公租房”规范到“公租房”范畴,以此破解房源瓶颈。

社会资本参建公共租赁房,合作的互利点又在哪里?吴岩介绍,“家连家”投资方正是看好外来务工人员的租房市场,才有了四年前的“试水之作”。尽管头两年略亏,但这一两年,已经扭亏为盈。投资方还表示,力争在5年内增加到2万套。

对于老厂房改建后的水电价格问题,记者了解到,一旦“家连家”经认定纳入公共租赁房范畴,就可以享受民用水电价,住户的租房成本将随之下降。此外,投资管理方还可享受营业税减免的优惠政策,从而降低租金。

据介绍,为了鼓励更多社会资本参与,杨浦区正在对全区老厂房进行全面排摸,将相关资源信息汇总后,提供给投资方。对于还未能列入公共租赁房认定范围的“准公租房”,由具体负责公共租赁房建设、管理的区公租房公司“做标准”,从设施标准、管理规范等方面加以引导,使他们能够尽快登堂入室。

本报首席记者谈燕实习生沈逸超

发表评论 (理智评论文明上网,拒绝恶意谩骂)

最新留言

更多
    暂时无留言!